<var id="3jlld"><noframes id="3jlld">

      <progress id="3jlld"><sub id="3jlld"><b id="3jlld"></b></sub></progress>

      <mark id="3jlld"><form id="3jlld"></form></mark>

      <ol id="3jlld"></ol>

      <font id="3jlld"></font>

      <listing id="3jlld"><noframes id="3jlld"><dfn id="3jlld"></dfn>

      探索交流

      當前位置>首頁 > 探索交流 > 管理理論探索

      管理理論探索 管理文章探索 文娛動態 人文薈萃 攝影沙龍 律師文庫 法律圖書

      律師接待當事人的25個“要”與“不要”

      發布時間: 2022年03月21日 來源:iCourt法秀 作者:王鵬 點擊量:

      接待當事人是每一個律師開展每一項法律服務工作的開端,對于法律服務事項的委托、承接、辦理均至關重要,看似再簡單不過的嘮嗑聊天、待人接物、迎來送往,實則蘊含著大學問、大智慧,稍有不慎就會與當事人失之交臂。

      那掌握哪些方面的技巧與方法,堅守怎樣的原則和底線才能夠事半功倍呢,一起來學習吧:

      一、要“有備無患”、不要“倉促應對”

      凡事預則立、不預則廢,接待當事人之前的準備工作對于順利、全面地完成整個接待流程是至關重要的,律師可從如下幾個方面來做準備工作:

      1.收集和了解客戶的基本信息,就客戶所遇的法律問題進行初步了解和研究,并就相關法律法規、法學理論、司法案例等形成書面的初步研究成果;

      2.告知客戶需要準備并攜帶與擬咨詢法律問題或案件相關的材料;

      3.根據客戶或案件需要準備好律所宣傳資料、律師(團隊)簡介、委托代理合同、授權委托書及收費標準等文件;

      4.根據客戶或案件的需要可以準備先前代理過的類似案件的卷宗材料,適時地向客戶展示(基于對先前客戶隱私的保護,應選擇合適的展示方式),從而提升客戶對律師解決相關問題能力的信心以及委托的決心;

      5.根據案件需要列出接談提綱及擬了解的問題;

      6.根據客戶及案件情況選擇最“匹配”的團隊組合并明確各團隊成員之間的具體分工。

      二、要“望聞問切”、不要“八卦閑聊”

      每一個當事人來到律師事務所都是帶著困擾、難題來尋求律師給予解決方案的,就像我們的公眾號所倡導的“合?!i團聊法,與您聊法,提供療法”的理念一樣。帶著“疾患”和“病痛”的當事人來到我們律師面前,我們需要將自己定位成一名“醫生”的角色,通過“望聞問切”的方式最終提出解決方案,而不是為了自己茶余飯后有閑聊的話題而滿懷好奇的以聽故事的八卦心態去打聽案情當中的是是非非,不關心當事人的真實關切、更不關心問題的解決思路,最終淪為一名“庸醫”。那么究竟如何做到“望聞問切”呢?筆者覺得:

      1.望,遠觀眺望。通過對當事人穿著打扮、言談舉止的用心觀察,就當事人的品味、涵養甚至是受教育程度等做出基本判斷,從而營造適當的、無障礙的語言氛圍進行交流;

      2.聞,愿聞其詳。一定要讓帶著悲傷故事的當事人有機會被傾訴,聽他道盡苦與樂,既是當事人對情緒的釋放,也是律師了解當事人關切和訴求的主要途徑。因此,有耐心、有回響地聽當事人敘述案情尤為重要, 但是對于嚴重偏離主題、語無倫次的當事人,恰當的“引導”與“打斷”也是必要的;

      3.問,刨根問底。當事人自認為關鍵的事實有可能僅僅是精彩的故事情節而并非是律師基于梳理法律關系所需要了解的事實要點,所以通過全面的發問,從“平鋪直敘”與“暴風驟雨”當中提取有用的信息,避免被當事人的情緒誤導便是律師掌握案件事實的關鍵所在。若對案件事實存疑,一定要有“打破砂鍋問到底”的堅持,不能因為顧慮當事人的畏難情緒而將關鍵事實遺漏,這也是律師對當事人和案件負責的體現。在全面發問之后,可以考慮以“通過您的描述,我對事情有了大概的了解,我現在再復述一遍,您看對不對……”的形式歸納、確認事實要點;

      4.切,切中要害。開藥方抓藥應該是每一次診斷的落腳點,望、聞、問都是為了更好地切入分析,對于當事人而言,心懷疑慮而來、帶著方案而歸,才算是不虛此行。所以最終提供條理清楚、思路嚴謹、邏輯嚴密、張弛有度的律師專業分析及解決方案,才能讓整個接待過程圓滿收官。

      筆者認為,望聞問切四個“環節”,對于律師而言,最關鍵的應該是“問”,只有通過全面發問才能夠為科學診斷病癥奠定基礎;對于當事人而言,其最關注的點則是“切”,這既是其此行的目的,更是其評判一個律師優劣的標準。

      三、要“感同身受”、不要“置身事外”

      律師在接待當事人乃至整個辦案期間都要時常提醒自己學會“換位思考”,不能以一副事不關己的心態只是聽了法律事實梳理了法律關系之后就悶頭辦案;要學會設身處地地去理解當事人為什么會這么想、為什么要這么說、為什么會這么做,不能以一句簡單的“法律不是這么規定的,你怎么能這么想?”來回應當事人。

      要求自己做到感同身受、共情共鳴,無論是為了贏得當事人的信賴還是為了讓當事人接受律師的觀點,都是至關重要的。

      多數尋求法律幫助的當事人都是在遭受了“傷害”、遭遇了“背叛”之后來找的律師,出于“防衛”心態,當事人對律師心存疑慮甚至略有抵觸都是常見也能理解的,針對這一類當事人,可用共情方式緩解氣氛,比如說:“我聽了你的話,深有同感”或“我也有過你說的類似經歷”;還可以用一些肢體語言表示對當事人的同情和理解,如點頭認同、眼神交流、手勢互動等,情感上的共鳴能快速、有效拉近雙方之間的距離,也會使自己能更好地理解對方所要表達的意思。

      四、要“四目相對”、不要“心不在焉”

      任何一個坐在你對面向你傾訴的當事人都渴望自己被重視、被關注,對當事人而言,他會時刻注意到你什么時候移開了視線,什么時候又重新開始了眼神的交流,從而判斷你是否真誠可靠,或是否心不在焉。

      眼睛是心靈的窗戶,就律師而言,應當要求自己在與當事人交流時時刻目視對方,讓當事人感受到被關注的溫暖。如果律師一會兒刷手機、一會兒玩鋼筆、一會兒翻閱其他與案件無關的材料,這些不經意的“小動作”都會讓當事人感覺到你是心不在焉的、是輕浮煩躁的,是無力或無心處理他的事務的。

      另外,你不僅要注意自己的表情,也要時時觀察對方的表情。有的當事人不敢看律師,有可能說明他的膽怯心態還沒有消除,也有可能表明當事人對律師也是持懷疑態度的,這就要求我們適時調整自己的態度,爭取打消疑慮、建立信賴。

      因此,眼神交流是最為重要的非語言信號,你必須掌握好怎樣與別人進行眼神交流,掌握好眼神交流的時間、時機,弄明白為什么進行眼神交流,這對你的業務開展十分必要。

      五、要“回應關切”、不要“答非所問”

      當事人找到律師,對他來說最關心的是找“答案”,也就是他這個問題怎么處理、他這個糾紛怎么解決,他這個疑難怎么排除,這是當事人最關心的問題,也是“望聞問切”中最重要的“切”這一環節。

      那對律師而言,積極回應當事人的關切才能讓他體會到找律師的價值,不要與當事人聊了數個小時,當事人仍然不知道自己的問題該怎么解決,反而更加糊涂迷茫,你又如何讓當事人心甘情愿的向你支付咨詢費甚至委托代理呢?

      當然,在根據現有材料和事實的確無法得出確定結論的情況下,可以給當事人說:“我們還需要再系統、完整的將材料收集、梳理之后再進行研究分析以得出相關結論?!?/p>

      這種不輕易下結論的答復不會讓自己顯得不專業,反而會讓當事人覺得你是一個認真負責的律師,同時也為下一步繼續跟進案件做了很好的鋪墊,切不可為了“留住”當事人,給了他一個答非所問、似是而非的結論,這樣的答復非但不能解決問題,反而有可能后患無窮。

      六、要“事無巨細”、不要“粗枝大葉”

      能夠形成糾紛,必然有其事態發展的“非常規”之處,律師一定不要以自己的生活經驗或者慣有思維去設想當事人未曾向你交代的案件事實,很多案件細節的出現都是你未曾想到的,但它卻偏偏就出現了,而所有真實出現的場景和情節都是最符合邏輯的。

      因此,律師在與當事人交談時以追問到底的“好奇”心態深挖案件事實則是必須的,也許哪一個情節就是解決整個問題的突破口。不要僅僅了解了一個故事梗概就認為自己已經無所不知了,若剛開始時的思路定錯了,接下來做再多的工作都將是背離正確方向的無用功,最終你沒有想到而對方律師或者法官想到的問題或情節,都有可能讓你在法庭發問環節難堪。

      七、要“用心傾聽”、不要“自以為是”

      很多當事人在與律師見面后,一方面因為對律師的工作屬性、職業特點不了解,則會產生緊張甚至畏難的情緒;另一方面總擔心給律師遺漏了什么要點,所以此時“絮絮叨叨”“詞不達意”則是律師面對當事人常有的感受。

      在這種情況下,“身經百戰”的律師有時候會有一點自己的“小聰明”,要么給當事人說“你不用再說了,我知道你要說什么”,要么心里在想“你的那些小心思我都知道,就不拆穿你了”,從而打斷當事人看似與事實無關的發言或引導當事人開始隨著自己的思路敘述,甚至已經自動過濾了當事人的發言。這些都是律師自以為是的表現,其實有可能“劍走偏鋒”。

      我們更應該強化的是自己能夠從紛繁復雜的陳述中梳理出有用事實的能力,而不是輕易地打斷或者不耐煩地引導,以免適得其反。

      八、要“不厭其煩”、不要“煩躁無奈”

      我們經常會遇到這樣的當事人,案子在自己的手上放了三五年不啟動,委托律師之后三五天就急著要見“結果”,他錯誤地認為法院或者律師只辦他一個人的案子,委托了或者立案了之后應該就會立刻有結論,然后對律師開始“愛得深沉”,天天發微信表達自己其實對案件并不成熟的想法和思路,或者時時在與自己的律師展開辯論,三天一問,五天一催,一周一辯。

      遇到這樣的當事人,我們好多律師因為工作的繁忙、因為當事人的不理解就開始不耐煩甚至煩躁,常有的想法或說給當事人的答復便是“既然案子已經委托我了,你就放心再不要管再不要問了,我會操心的”,然后草草地掛掉電話開始忙自己的事情,因為固有的思維和抵觸的心態,當事人說了什么想法和思路,律師有可能都沒有聽、沒有看。

      針對這一種現象,筆者認為,“案子委托我了你就放心,我會操心的”這種讓當事人安心、有安全感的說法并沒有錯,但不能因此就再聽不進去當事人的建議,這是萬萬要不得的。

      多一個想法便多一條路,多一句催問便多一份操心,我們永遠要相信,當事人本人對案件思考的時間、廣度肯定是要遠遠大于律師的,即使他的思路和想法當中有90%是不成立的,但也許僅有的10%可能就是解決問題的關鍵呢?學會用“感同身受”理解當事人“焦躁”的語氣,然后用包容的心態過濾、消化他的每一句話,不要過于抵觸,抵觸的次數多了、力度大了,你的當事人有可能就被你無情地推到其他律師那里去了。

      九、要“方法當先”、不要“風險當頭”

      我們每個人都去找醫生看過病,大家試想一下,當你因為感冒發燒去診所看醫生,醫生簡單診斷后沒有開藥方而是帶好口罩先給你說:“你有可能是感染了奧密克戎變異毒株的新冠肺炎,有可能最終不治而亡;當然,即使不是新冠,感冒也有治不好的可能。你還要我繼續為你開藥嗎?”你會不會在心里念叨一句“神經病”,然后拂袖而去呢?我想會的。

      現實中這樣的醫生是沒有的,但是這樣的律師卻是有的,當我們的當事人將一個案子給我們陳述完畢之后,面對千瘡百孔的事實、面對殷切期盼的當事人,律師沒有深入淺出地為其分析、沒有循循善誘地為其解答、沒有想方設法地為其補救,而是首先甩出一句:“你這個案子風險很大,極有可能敗訴,這是《風險告知書》,你先簽一下,如果你有意委托的話,我來給你報價!”試想當事人是何感受。

      不管是患者找醫生還是當事人找律師,希望得到的都是治病的藥方和解決問題的策略,都是生的希望而不是死的必然,這也是醫生和律師共同的價值所在。在初次接談過程中,首先提出方法、將自己的價值也就是我們能夠為當事人做什么呈現出來,將我們為當事人創造價值作為我們獲取價值的前提,而不是將自己的責任先洗脫干凈,這是贏得當事人信賴的基礎。

      十、要“自然輕松”、不要“緊繃壓制”

      有些當事人不了解律師的工作性質和角色定位,見到律師之后難免緊張(當然也有可能是因為律師的氣場過于強大、表情過于嚴肅所致),無論任何情況下,律師舉止大方得體、語言平和自然,為當事人營造一個輕松自然的接待氛圍,都會讓當事人消除不適和緊張并最終坦誠相待。

      筆者認為,化解緊張氛圍很有效的一個方式便是在開始正式溝通案件之前先聊一些其他正面、積極、陽光的“題外話”,如:

      “你覺得我們律所的辦公環境怎么樣???”

      “今天的天氣不錯,人的心情也跟著好了,你說是吧?”

      “我聽說您是七零后,看著一點都不像,氣質比我這個九零后都好的!”

      “最近一個XX案件(與即將接待的案件類似)處理得不錯,當事人比較滿意,更加提振了我們處理此類案件的信心?!钡鹊?。

      聊著聊著你就會發現當事人緊鎖的眉頭舒展開了,然后我們便能自然而然、潤物無聲、春風化雨般的切入到正題了。

      十一、要“循序引導”、不要“信馬由韁”

      由于當事人大多不具備嚴謹的法律思維和嚴密的法律邏輯,所以在與律師溝通時往往不知道應該說什么、重點說什么,甚至還會基于趨利避害的心理故意或無意的避重就輕,這樣不但會漏掉一些重要的信息,還有可能誤導律師作出錯誤研判。這就要求律師要有敏銳的意識、掌握恰當的技巧,適時地進行有技巧的發問和引導,還要求律師要結合自身經驗和專業知識對殘缺的信息進行客觀地分析、判斷、補全,盡可能地還原事實的本來面目。

      當難免遇到比較“啰嗦”的當事人時,說話沒有輕重主次、缺乏前因后果,比如咨詢離婚的時候,一直游走在婆媳矛盾上耿耿于懷而無法切入主題,十幾年的恩怨一言難盡不吐不快,越在這個時候我們越要耐得住性子,不要徑直打斷對方,要學會合理引導、通過詢問的方式讓對方以簡短、準確的方式來表述案情。

      對律師而言最寶貴的莫過于時間,在詢問當事人時要明確、有目的、有導向,可以根據不同的當事人選擇不同的發問方式,整個接待過程中在用心傾聽的同時要由律師引導發問,引導當事人按照律師的思路、按照證據規則、按照法律事實、法律關系、法律要件的構成來進行思考和回答問題,不要讓當事人想到哪說到哪、律師更不能被當事人牽著鼻子走。

      十二、要“高效溝通”、不要“互猜心意”

      因為知識水平、文化層次、所處環境的不同,在與當事人溝通的過程中,律師難免會遇到一些沒聽懂、沒領會的事實和觀點,在這種情況下一定不要認為打斷是不應該的、追問是不禮貌的。其實不然,適時打斷、引導發問、及時總結,都能夠使溝通變得更加高效,不要以互相猜忌去解決各自的“疑問”,最后極有可能南轅北轍。

      我們期望在與當事人的第一次接談后就建立彼此之間的信任,而不是仍心有疑慮、互相猜測。

      與當事人建立相互信任和融洽的關系始于初次接待,并且這種關系將貫穿于案件代理的全過程。

      要對當事人真誠并尊重,就如同律師期望被尊重和認可是一樣的,律師若想有效地開展工作,就必須讓當事人在初次接談中感覺到你像對待朋友一樣關心和尊重他,而不是像對待做了錯事、一無是處的人一樣去責難他。

      有的當事人遇到糾紛心情比較沉重、焦慮和不安,你要盡量給他們減壓,讓當事人看到希望和光明。律師應該表明十分關注并理解當事人面臨的問題,并使當事人感受到真誠和善良,這樣他才會相信你是有誠意和能力解決他的問題的。

      十三、要“及時反饋”、不要“石沉大?!?/p>

      并不是每一個案件都能夠通過一次接談便將委托、付費、事實、證據、思路等交代清楚的,第一次洽談后為下一次的見面留下“任務”是常有的事情,比如一些疑難復雜的案件,客戶也往往會“貨比三家”后再下結論,所以第一次接談后對案件進一步的研究分析并形成書面律師意見這一工作便顯得尤為重要。

      一方面,很多律師有“不見兔子不撒鷹”的錯誤心態,認為客戶還沒有委托、更沒有付費,自己沒有必要花費過多的時間和精力去研究這個將來都不知道會不會委托的業務,等委托之后自己再全力以赴去做完全來得及,所以對于雙方第一次接談結束時留下的“等律師進一步研究”的作業也是一拖再拖。

      另一方面,從客戶的角度考慮,他有可能已經像熱鍋上的螞蟻一樣在焦急地等待了,而律師的意見卻遲遲未見,因為未委托所以也不好意思催促,無奈只能去找別的律師碰碰運氣,而另外一個律師卻正好深諳要“及時反饋”、不要“石沉大?!敝?,所以加班加點不計回報(當然,這里我們要相信,回報有時不在當下,有可能是長線的,要耐得住寂寞)地完成了律師意見并提交客戶。最終的結果自然也是可想而知的。

      十四、要“具體明確”、不要“含糊曖昧”

      中國人講究“看透不說透、看穿不揭穿”,這作為一種美好的人格修養和做人哲學并沒有錯,但它并不適用于律師接待當事人的工作之中。

      在律師接待當事人的過程中,當事人期望得到具體、明確并有可操作性的行動方案或者解決思路,就像無論中醫還是西醫,治療方案都是要精細到克、毫升、一日幾次、一次幾劑等是一樣的道理。

      我們允許有前提、有假設,也允許有兩套以上的解決思路,但無論如何,最終到當事人那里的律師結論都應該是具體明確的,而不是模棱兩可的,一定不能讓當事人在與律師溝通完之后更加沒有了頭緒,更加不知道下一步的方向在哪里。

      同時,大多數律師總會認為“提錢傷感情”,尤其在律師費的報價上會犯這個“含糊曖昧”的錯誤,其實最終報價高或者低自有其更深層次的道理,但是無論高低,明確具體永遠是第一準則,也是當事人所期待的。所謂“明確具體”,一定要說明該律師費包含的代理階段、風險部分費用的計算標準、費用的支付時間等等,明確具體的態度便于高效便捷的溝通,切不可因含糊曖昧而引發猜忌,最終丟了客戶。

      十五、要“謹慎解惑”、不要“輕易斷言”

      我們都知道“打官司就是打證據”的道理,初次接談時的當事人對于事實陳述、證據收集往往是不全面的,而當事人基于趨利避害的心態多會從自己的角度出發,講自己的理、說自己的詞,所以律師在聆聽時一定要保持客觀謹慎的態度,不可妄下結論。

      有的律師想極力表現自己熟悉該方面的法律知識,在當事人還沒有全面陳述的情況下、在對案件事實還沒有全面了解的情況下就得出結論,導致得出的結論與事實不符反而讓當事人覺得律師不夠成熟穩重。所以說,對律師而言,在說之前先學會聽,很重要。

      律師關注過程而當事人卻只關心結果,沒有任何一起案件律師是能夠向當事人保證結果的(當然這也是不被允許的),但幾乎每一起案件在接談之初當事人都會詢問律師“我這個案件勝(?。┑母怕视卸啻??”。值得我們探討的是,何為“勝”,何為“敗”,“概率”一詞用在一起訴訟案件的結論評判上又是否合適,這些看似很深奧的問題我們今后再探討。這里就講,當事人的這個問題已經拋出了,在初次接談時,我們又該如何回應呢?

      筆者認為,一個案件最終結果的呈現必然是多因一果的過程,而律師能夠左右的僅僅是其中一個或幾個因素而已,對方的證據、對方的答辯觀點、不同的法院、不同法官的辦案思路及作風習慣、法律的適用、對同一法律規定的不同理解、送達與執行甚至當下肆虐的疫情等等諸多在初次接談時都不確定的因素都使得此時不能對案件將來的結果作出預判。

      另外,我們還要給當事人樹立一種思路,即打官司不是蓋房子,不是說只要有合理的設計和技術過硬的施工隊伍,則將來的工程質量必然就是“魯班獎”;從審判三段論的角度來講,打官司更像是對已經完工的工程組織驗收下結論,打官司時相關法律規范這一大前提是有據可循的,案件事實這一小前提也已經基本是確定形成的,而打官司的過程就是通過客觀還原、充分論證而無限接近正確的推演結論的過程;在大前提與小前提已經基本確定的情況下,并不是說付出 200%的努力或不計成本聘請“絕對專業”的律師,就能將所謂 10%勝率的案件扭轉至 90%。

      在分析案情、提出方案時一定要有理有節有據,切不可為了迎合當事人、為了承攬業務而大包大攬。要切中要害、進行多方面風險分析,第一次接待當事人時要對案情分析適當保留,以當事人提供的證據材料為準進行分析,結論性的工作盡量在對案情及證據材料充分了解、研判后做出。

      十六、要“平易近人”、不要“盛氣凌人”

      來到律師辦公室的當事人們多經歷世間百態,有的是“受害者”的遭遇,但也有的是“過錯方”的身份,比如一些離婚案件當中因為家庭不睦而出軌的過錯方,一些無力承擔違約責任的違約方,一些刑事案件的犯罪嫌疑人等等。

      他們的確應該受到道德的譴責和法律的負面評價,但這個負面的評價一定是要來自于他即將委托的律師嗎?當然不是。

      即使可以站在道德的制高點,我們也不能緊盯著他人的錯誤不放,以盛氣凌人的態度去輕視甚至譴責他,你以為這樣會“打壓”他的氣勢,讓他對結果有合理的預期、讓他做好為自己的錯誤埋單而并非因為律師的原因所致的心理準備。

      當然,這也沒有問題,但這完全可以在以后的溝通過程中慢慢的向其滲透,若初次接談便緊追不舍則很容易讓當事人錯誤的認為你是一個傲慢并且有偏見的律師并最終離你而去。

      試著用一些“嗯嗯,沒關系”“沒事兒你說”“我理解你的心情”等言語作為口頭禪與他交流,會讓當事人原本敏感、脆弱、試探、自責的心態和因此而產生的戒備、疏遠慢慢化解、拉近,最終效果會事半功倍。

      十七、要“因人而異”、不要“一成不變”

      作為一名訴訟律師,我們會遇到形形色色不同階層的當事人,有城里人也有鄉下人,有知識分子也有文盲,有國家干部也有工人農民,有董事長也有打工仔等等。因為不同當事人生活環境、理解能力、文化水平、格局修養等的不同,要求律師對待不同的當事人應采取不同的談話方式、營造不同的語言氛圍。

      有的需要用法言法語體現自己的專業操守,有的需要用百姓的通俗語言把法理講透徹、道理講清楚,以體現律師的溫度情懷。

      比如我們要給一個剛剛離過婚的“鉆石王老五”講關于合同解除的道理,就可以很好地將“合同”與“婚姻”比照說明:要約承諾、你來我往的過程好比暗送秋波、互表愛意;磋商談判、互訴衷腸的過程好比卿卿我我、熱戀當中;起草合同、互發修改又好比提親訂婚、商定彩禮;一紙合同、握手合作好比領證結婚、海誓山盟;發貨收貨、驗收調試履行合同的過程又像極了婚后一起生活的柴米油鹽;你違約、我遲延的互相指責就像是共同生活期間一言不合后的爭爭吵吵;合同不能隨意單方解除就好比離婚要么協商一致,要么需要訴諸法院的道理一樣……這樣的舉例說明既樸實無華、又耐人尋味,但無論如何,最終只要你的分析和解釋準確具體,給當事人提出的救濟途徑和解決方案切實可行,當事人都會對你產生好感。

      十八、要“臨危不亂”、不要“不知所措”

      沒有誰是無所不知、無所不能的全科大夫,有時候接待一些當事人,可能他的案子是你從來沒有觸及過的領域,當事人拋出的一個個問題正化作一陣陣冷汗在你的后背流淌。

      越在此時,越是對律師提出挑戰,很多律師難免會有一絲慌亂,送客出門則于心不忍、望聞問切卻力不從心,當事人自己也不想讓自己的案子成為律師第一次練手的“小白鼠”(當然,當事人高度信賴,愿意讓你邊學習邊服務的另當別論,這種信賴的形成反而值得我們學習,我們也相信你能夠將“高度信賴”轉化為高度認真與高度負責)。

      現如今,專業化分工的概念早已經在行行業業都深入人心且受人尊重了,面對上述情況,沉著應對、冷靜分析,本著為當事人高度負責的態度,在說明情況后,將自己能夠化解的問題有理有節有據的做出解答后,我們要學會“傍大款”,將當事人及案件一同引薦給在該領域內更加專業的同事或同行并抱著共同學習的心態繼續跟進案件實為上上策。

      此時,對于當事人而言,我想他會為你的坦誠、認真、負責而感動;對于接受這一份信賴的“大款”來說,如果案件最終形成委托并收費,他不但不會吝嗇與你分享他的專業技能,更不會吝嗇與你分配已經收取的服務費用,正所謂“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十九、要“創造價值”、不要“利欲熏心”

      就像筆者所執業的甘肅合睿律師事務所“合眾之睿,服務社會,努力做最受尊敬的律師”的律所文化內涵,如何做真正受人尊敬的律師,最重要的一個前提就是要首先為當事人創造價值。

      “律者,所以定分止爭也?!?/p>

      作為律師,為當事人化解爭議、解決問題才是終極目標,律師不能為了自身的利益而為當事人制造“麻煩”,在能夠讓當事人利益最大化的情況下,我們就應當本著從當事人利益出發的角度,為當事人創造最大的便利。

      比如說,通過接談溝通,當我們認為打官司維權并非上策的時候,就不能為了委托收費而繼續引導當事人往訴訟的方向發展;再比如說,我們代理一個案子,雖然可以代理一審、二審甚至再審使我們能收取更多的律師費,但是要知道如果能讓當事人調解結案,才是真正的為當事人解決了問題,甚至以二審律師費作為“成本”考量使當事人權衡后自愿達成和解,將更顯高風亮節。

      因為對于當事人而言,打官司的成本不僅僅是律師費,時間、精力和未來各種不可預測的不確定性都有可能不如一句“塵埃落定”讓人心安,這就是為什么很多刑事案件被告人在判決作出前不認罪、作出后卻不上訴的原因。

      二十、要“保護隱私”、不要“傾囊而出”

      當事人向律師陳述的案情多涉及個人隱私或商業秘密,雖然出于禮貌當事人沒有開口要求讓我們為其保密,但并不代表我們就可以將當事人的隱私作為自己茶余飯后消遣的談資,沒有開口要求是因為當事人認為這對于律師來說是不言而喻的職業素養,既然如此我們就更應該嚴格要求自己做到“守口如瓶”。

      若非用于業務研討、研究的目的,絕不能將案情泄露給服務律師以外的人員,即使要作為研究“標本”,對于當事人的基本信息及案情的關鍵細節等也要做隱名、淡化的處理。

      當我們有些律師為了“標榜”自己的辦案成績而將法律文書拍照發到社交平臺的時候,請認真檢查當事人的姓名或名稱、對方律師的信息、主要案情、合議庭組成人員等是否被“馬賽克”遮擋,即使已經完全遮擋,也請考慮本案是否涉及個人隱私或商業秘密或這樣的“炫耀”其實并不會被當事人所喜歡。

      既要保護正在接待的當事人隱私,同理更不能向正在接待的當事人泄露其他當事人的隱私,因為對你的下一個當事人而言正在接待的當事人也是“其他當事人”。當然,也要學會保護自己,若不相信一見鐘情,則請將信賴交給時間。

      二十一、要“白紙黑字”、不要“口頭君子”

      通過“拍胸脯”“打包票”方式敲定一起重要事件的年代已經越走越遠,在我們律師一直告誡自己的當事人要有“契約精神”的時候,不能換作自己卻做了“口頭君子”。

      針對委托前的事實問詢、風險告知,形成《事實問詢筆錄》《風險告知書》,這樣的“白紙黑字”一方面能夠鎖定案件事實,尤其是對己方不利的案件事實,能夠很好地解決開庭時當事人不去而事后有可能不認可的情況;另一方面,提前告知風險,既能讓當事人理性選擇是否繼續委托,也能夠合理地降低當事人的心理預期,化解此后案件結果不理想時當事人不該有的“責難”。

      針對委托時的付費方式、代理階段,及時簽署約定明確、具體可行的《法律服務代理合同》,這樣的“白紙黑字”既能及時將雙方的信任和囑托明確并深化,避免彼此互猜心意最終影響案件正常推進,也能夠明確彼此權利義務,避免律師按部就班的按階段代理,而當事人卻簡單地認為付了費用就要以“最終解決問題”為服務終止的節點。

      針對委托后的訴訟方案確定、代理工作匯報,及時形成《訴訟策略分析報告》《委托人告知書》等建議類、告知類、匯報類文件,這樣的“白紙黑字”既能夠體現律師的專業能力,也能夠使得當事人有“我的律師很用心”“我的律師很尊重我的意見”“我的案子到什么階段了我知道”“我的案子最后有這樣的結果是律師努力的結果(或律師已經很努力了)”等正面評價或極佳的服務體驗。

      二十二、要“三思而后言”、不要“逞口舌之快”

      有的當事人找到你的時候有可能已經咨詢過三五個他“并不滿意”的律師,或者是一審敗訴之后擬委托你為他提供二審代理服務。在這種情況下,當事人免不了會有意或者無意地向你說起他對此前接觸律師的看法甚至不滿,越是在這種情況下我們越是要保持清醒的頭腦,不能為了迎合甚至討好當事人便不分青紅皂白的和當事人一起指責謾罵。

      試想,此刻的你為了逞一時的口舌之快而和當事人一起“同仇敵愾”,事后冷靜下來當事人會對貶損同行的你抱何看法;若最終你對案件的處理結果與同行的處理結果無異,你的指責是不是看起來就是一個笑話;若你對同行的評價你一言他一句的添油加醋后傳到同行耳中,你又要作何解釋?

      有的當事人也許因為在案件當中遭遇到了“不公”,也可能因為自己的“執念”而始終無法接受本該敗訴的結論,找到律師之后便免不了要抨擊法治環境、吐槽法律規定,此時的我們則更應該保持高度的敏銳性并慎之又慎。

      不能在不了解具體事實、未做任何調查的情況下便信口開河,你不能排除當事人為了找到難得的“志同道合”者而將與你的聊天內容留痕甚至四處宣揚,屆時被約談、被處分也不是沒有可能。

      筆者自 2012 年開始從事律師工作,深感自黨的十八大以來,司法環境越來越好帶給我們的便利,再不用去考慮是不是要“討好”裁判者才能給自己提供便利,再不用擔心自己沒關系、沒人脈僅憑一腔熱血無法做出一番成績。試想一下,作為律師,完備的法律規定和清朗的司法環境不僅是我們所期盼、賴以生存的工具和前提,更是良法善治的基礎,即使存在“不完美”的地方,我們應該想著如何略盡自己綿薄之力去改善它,而非自斷雙臂、自毀前程的去抨擊它。

      二十三、要“此一時彼一時”、不要“站著說話不腰疼”

      在接待當事人的過程中,當看到或聽到“不合情理”的事實出現時,我們律師經常會以律師思維對當事人求全責備地說“我就不理解你當初為什么不簽書面的合同,這么大的事兒兩個人三言兩語就開始干了,現在出問題了,連一張紙都沒有!”“我就想不明白你給他借錢為什么不打借條,現在人家不認可,你讓律師怎么辦?”

      筆者想說的是,因為你不是他,你也沒有經歷他當初經歷的場景,你自然不會明白、不會理解他為什么當初會這么做。

      就像你只看到他倆如今分道揚鑣且即將對簿公堂,卻不知道他們當初是如何的“情投意合”、肝膽相照,自然就不會理解他們為什么合伙經營不白紙黑字簽訂書面合同;就像你看到他給被告借了 5 萬元用的是現金還不打借條,卻不知道他年齡大了,不會用手機銀行、微信轉賬,他還相信朋友之間有信任,不能因為一張借條傷了情面,自然也就明白他當初的所作所為了。

      所以說,此一時彼一時,要學會設身處地去理解,不要求全責備、站著說話不腰疼。與其如此,還不如多想想就目前的情況,如何發揮律師的聰明才智,為當事人力挽狂瀾、扭轉局面,這不正是律師價值和作用的體現嗎?

      二十四、要“學會拒絕”、不要“助紂為虐”

      君子愛財、取之有道,況且做律師的終極目標肯定不會是為了錢財。即使最近的你業務狀況不理想亟需承接一個案子提振自己或團隊的信心,那么也不能沒有原則和底線,遇到如下幾類當事人,建議繞道而行,既是堅守原則和職業素養的體現,也是防范風險并自我保護的舉措:

      第一類,對律師在案件當中的作用存在認識誤區,不愿意承擔任何訴訟風險的當事人。這一類當事人的典型表現就是:“我既然花錢委托了律師,這個案子肯定就要贏,就要達到我的目的,否則我找律師干什么?我給律師付的費用不就白付了嗎?”他不會考慮自己案件的實際情況和訴訟、執行過程中有可能會面臨的各種不確定的因素,而是簡單的將委托律師等同于一般的“買賣”行為,既然是買賣,我出錢了,就當然要有看得見的回報,否則就要退費甚至主張損失。

      第二類,無委托律師的誠意,企圖通過“騙取”免費法律咨詢“無師自通”的當事人。這一類當事人出現在你辦公室時你可能已經是他見到過的第三甚至第四個律師了,他深諳律師提供法律服務的規則,以“擬委托”“要付費”為餌,要求律師為其全面查閱材料、認真分析案例,最終以支付微薄的咨詢費或者免費獲取了律師提供的專業咨詢意見,通過一天三五家律師事務所的咨詢、比對、整合,最終做到“無師自通”并自己前往法院辦理。

      針對這一類當事人,收取適當的咨詢費以體現律師價值和當事人對律師的尊重自不用說;應當注意的是,在提供解決方案時還要注意“有所保留”,既讓當事人感覺到律師的專業能力也要讓其意識到沒有律師的介入自己是無法獨立完成的;最后,一定要給當事人提醒:訴訟過程中有可能會面臨各種現階段不可預測的風險,都將會成為影響案件結果的因素,以免僅僅收了咨詢費卻要在將來面臨委托律師才會遇到的“責難”。

      第三類,高傲自負,將律師視為“下屬”甚至“工具”的當事人。這一類當事人要么做慣了“領導”,習慣被人“奉承”并聽不得不同意見;要么就是認為律師的作用就是疏通關系、勾兌左右而已,案子最終想取得理想效果還是得“巴結”裁判者才行。筆者認為,即使法律服務的雙方是達官貴人與年輕小白的組合,既然形成委托,雙方之間就是平等的法律服務合作關系,而且律師很重要的一個作用就是把控風險,既然是把控風險,就免不了要說不是、揭傷疤、道不足,若聽不得不同意見,僅僅將律師看做是一件跑腿、帶話甚至輸送利益的“工具”,動輒就像批評自己的下屬一樣對律師呼來喝去,不能接受其與律師之間是一種平等的關系。當我們感覺自己“愛自由的孤傲靈魂”受到挑戰時,那就請體面的說“不”。

      第四類,心懷鬼胎,想利用律師服務逃避法律責任與道德義務的當事人。這一類當事人想做“壞事”,但是又不想做的那么顯而易見,甚至想給自己披一件“合法” 的外衣,比如為了逃避債務咨詢律師如何轉移財產假離婚的,為了不付或者少付農民工的血汗錢咨詢律師如何做假賬以逃避責任的,為了在離婚后不撫養子女而咨詢律師有怎樣的“落魄”外觀才能甩開子女的等等。君子有所為有所不為,這并非多么高的人格要求,做一個有溫度、有情懷、有原則、有底線的律師,這并不是過分的要求。

      第五類,偽造證據,虛構事實,利用律師服務謀取非法利益的當事人。虛假訴訟的概念和相應的風險作為律師都是清楚的,裁判者的火眼金睛和對方當事人或律師的高度警覺都會讓你的如意算盤難以成型。做出成績、樹立口碑很難、很漫長,但一蹶不起卻是一瞬間的事兒,不能到頭來蠅頭小利沒有掙得,反而引來法院的司法建議、當事人的投訴、同行業的非議甚至是牢獄之災,最終只能是得不償失、懊惱不已、前途盡毀。

      二十五、要“善始善終”、不要“始亂終棄”

      并不是每一個來找律師的當事人都有委托意愿的,有可能也僅僅是來咨詢而已;也并不是每一個來找律師的案件通過接待最終都能夠或需要形成委托的。

      從概率上來講,最終沒有形成委托的接待遠遠占接待總數的大比重,那作為律師,不要吝嗇自己的熱情,要求自己抱著一貫的耐心,即使最終沒有形成委托,也不要自怨自艾、另眼看待,善始善終的將當事人送至電梯口,既是基本的禮貌要求,也體現出律師不逐利、不唯利的高尚情操。即使沒有在此次案件當中收獲委托,但極有可能自此你成為了他朋友圈當中值得信賴、值得托付、值得推薦的好律師,也未嘗不是一件幸事。

      作者簡介:王鵬律師,系甘肅合睿律師事務所合伙人、管委會委員,甘肅省優秀青年律師,甘肅政法大學、蘭州工商學院外聘講師,甘肅省律師協會青年律師工作委員會副主任、蘭州市律師協會民事專業委員會副主任,合睿鵬團負責人。

      麻豆蜜桃国产精品无码视频| 乱中年女人伦AV一区二区| 一进一出一爽又粗又大| 国产乱人伦偷精品视频A人人澡| 久久久精品人妻一区二区三区蜜桃| 扒开腿狂躁女人爽出白浆| 亚洲AV无码专区国产乱码电影| 成人18禁深夜福利网站APP免费| 亚洲AV成人片无码网站网| 么公一夜要了我一八次口述| 无码粉嫩小泬无套在线观看| 亚洲精品无码成人久久久| 欧美黑人又大又粗XXXXX|